公告:书友们,明天下小说网最新域名“Www.MTXXS.Com”。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明天下小说网手机站
http://m.mtxxs.com
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设

第三天的时候,韩陵山见到了自己的一儿一女……

女孩子最大不过六岁,男孩子只有三岁,姐弟二人在刘婆惜殷勤的教导下,怯生生的喊了韩陵山一声爹。

平日里面对千军万马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韩陵山,第一次品尝到了汗毛倒竖的恐惧感。

他很想呵斥一下这两个孩子,最终只是轻叹一声。

他没来由的想到自己渴望被云昭用糜子换下来的场面。

那种感觉直到今天都会栩栩如生的出现在韩陵山的眼前。

他甚至记得云昭那天的穿着,还记得云昭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记得云昭不想让他难过,特意用胖脸挤出来的那张难看的笑脸。

就是为了这张难看的胖脸,韩陵山才把自己的命没当成自己的,只要云昭需要,他就会豁出这条命也要达成云昭的心愿。

这么多年,不论他的心智成熟到什么地步,不论他看了多少肮脏,黑暗的事情,那张笑脸似乎都会告诉他,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糟。

更何况,云昭的心愿与他的心愿不谋而合!

造就一个没有痛苦的新世界。

云昭都没有嫌弃一身污秽的他,他凭什么嫌弃这两个孩子?

就因为这两个孩子不是他生的?

云昭也不是他爹,凭什么养了他这么多年?

这个世道,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出现,指望一个女人不依靠男人就能在这个乱世活下去?

所以,他蹲了下来,平视着两个孩子的眼睛,笑眯眯的道:“再叫一声爹来听听!”

两个孩子见他笑的温和,又大着胆子喊了一声爹。

韩陵山站起身对刘婆惜道:“把他们洗干净,换身衣裳,大的请一位先生来教着念书,小的也该弄清楚一二三四了。”

刘婆惜惊喜的道:“男娃念书就成,女娃就算了。”

韩陵山背着手俯视着两个孩子道:“我袁氏乃是书香门第,族中没有目不识丁之辈。”

鲁文远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要撇清自己。

连忙在背地里跟韩陵山解释,自己之所以把这个二十二岁的妇人买来,就是因为听说她好生养,自从这个女人到了鲁家,他根本就没碰过。

韩陵山郁闷的瞅着那脏不拉几的姐弟两,叹口气道:“你这是在坑我啊。”

鲁文远不解的道:“一个妇人而已,不想要丢掉就是了,袁千户何必放在心上。”

韩陵山摇摇头道:“你不知道,会被人算后账的。”

“锦衣卫律法如此森严吗?”

韩陵山长叹一声,闭嘴不言,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的活计可能又要白干了。

潮州巡检司在很短的时间里就重新成立了。

此时的巡检司权威不彰,加上知府大人刚刚收受了海商大笔的银钱,也不宜立刻撕破脸,所以,还没有法子立刻制造大量的效益。

只是,那些为了钱进入巡检司的人,在第二天就把肠子都悔青了。

无他,韩陵山要求这些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拥有战斗力,所以,蓝田县凤凰山大营的山贼教官们总结出来的最没有人性的训练条例被用在了这里。

进了巡检司,每个人都被当场分发了五两银子的安家费,而要拿这五两银子,他们就必须签下一纸文书,也就是说,从进入巡检司开始,这些人的生死就由韩陵山掌握。

每日清晨,一千名汉子在海滩上喊着号子奔跑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的威武雄壮,韩陵山跑在最前边……只是,这一跑就从太阳初升直到中午海水退潮他们还在跑。

整齐的队伍已经变得散乱不堪,韩陵山也从最前边,转到了队伍最后边,手上还多了一柄刀子,刀子上血迹斑斑,在他身后,还有几具**着上身的尸体倒在沙滩上,被海潮温柔地亲吻着。

两个彪形大汉大吼一声,不再奔跑转过身冲着韩陵山冲了过来,紧接着,又有五条大汉也跟随着他们,其余的巡丁纷纷停下脚步,想要看热闹。

“继续跑,不跑者,死!”

见韩陵山面目狰狞,只有那些随着刘婆惜投奔他的漕户们开始跑,不过,也不算跑,只能勉强算是挪动。

韩陵山脚步不停,迎着为首的两个汉子跑了过来,这种仅仅依靠身体强壮就为祸乡里的泼皮那里是韩陵山的对手,错身的功夫,两颗硕大的头颅,就被凶猛无俦的韩陵山硬生生的砍了下来。

头颅在众目睽睽之下飞上半空,吓得后面跟上来的潮州本地前来骗钱的破皮们魂飞魄散,机灵些的转身就跑,还有两个被吓傻的泼皮,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韩陵山没有饶过他们的意思,唰唰两刀,砍死了两个跪地投降的,又奋力追上两个,再次挥刀砍死,眼看着腿脚最快的那个就要钻进红树林了,他手中的长刀就脱手飞出将最后一个破皮的身体刺穿。

呆立在海滩上的巡丁们见韩陵山满身血污,如同恶鬼一般朝他们走来,惨呼一声,就重新开始跑。

实在跑不动的一头栽倒在沙滩上,算是认命了,然而,韩陵山却没有杀这些人,还命人把这些跑昏过去得人抬去树荫下,给他们灌水,降温。

昏倒了足足有三成.人之后,韩陵山才停下脚步,对这些七倒八歪的用最阴冷的声音道:“胆敢逃跑者,以逃兵论处,逃兵,斩!全家流放荒岛。”

鲁文远听说韩陵山在第一天就斩杀了十六个部下,连忙过来看看事情到底严重到了什么地步,却看见自己那个名义上的侍妾正在往**着上身的韩陵山泼清水。

“你真的在练兵?”

“辽东快要支撑不住了,我们要未雨绸缪。”

鲁文远叹息一声道:“你从辽东过来的?如果有什么隐秘,就不必说。”

韩陵山道:“没什么不能说的,洪承畴到了辽东,宁锦防线后撤三百里,锦州成了最前沿,祖大寿首鼠两端很难预料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所以,袁千户才如此急迫?”

韩陵山抹一把脸上的清水笑道:“跑的快,跑的远才能在战场上有一条活路。”

说着话又对刘婆惜道:“我迟早要上战场的,在那个战场上,才是真正的刀枪无眼,你攀上我这颗树,未必就能一直好下去。”

刘婆惜低着头道:“就你刚才待孩子们的模样,我就不亏。”

韩陵山大手一挥对鲁文远跟刘婆惜道:“没工夫想这些事情,我要尽快练兵,一月之后我就要出海剿灭海盗。

用海盗来练兵!”

鲁文远叹息一声道:“可惜,如今的潮州府库空空荡荡,没法子给你提供军资,武械,哪怕是粮草也没有多余的。”

韩陵山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道:“这是锦衣卫最后的一战,自然有人提供各类军械,此战之后,世上将没有锦衣卫这群人了。”

鲁文远起身弯腰长揖不起。

钱掌柜来的时候,鲁文远的后脊背都在发凉,他此生最害怕的就是这种白面无须的胖子!

如果是普通的胖子也就罢了,可惜,钱掌柜是一个细声细气,且能一次给韩陵山运来足够武装一千人马的武械的人。

好多鸟铳都是用油纸包裹起来的,打开看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鸟铳都是簇新的,即便是长矛,长刀等武器也是簇新的,且保养的很好,不见半点锈迹。

“咱家……不,某家还给你带来了十个可以用的人,成与不成,就看你的了,贵人在上头看着呢……”

鲁文远闻言立刻拱手告辞,生怕听见了不该听的话。

鲁文远走了,随同钱掌柜来的大汉们就出去了守在门外,韩陵山郁闷的瞅着老钱道:“你什么时候净身当了太监。

我知道你一向喜欢拍县尊的马屁,可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能把自己骟掉吧?”

老钱细声细气的嗓音立刻就不见了,摇摇头道:”我有我的事情要做,你就不要问了。

这次来呢,是给你送武器来的,二来呢,县尊要我问问你,要是疲惫了,就滚回玉山书院修养一阵子,等到想要干事情了再出来不迟。”

韩陵山不屑的撇撇嘴道:“他一直在拿我们当大牲口用呢,这时候来说这种便宜话给谁听呢。对了,老钱,你到底在干什么事情?”

钱恒宝羞惭的道:“曹化淳一日不死,我这太监就要扮下去,为了扮好太监,我的胡须只要稍微露头,就要用镊子一根根拔掉……老韩,惨不堪言啊。

有时候我都在想,要不要真的一刀切掉一了百了。”

韩陵山惊讶的道:“你还真的在窥伺县尊身边秉笔太监这个职位?”

钱恒宝妩媚的看了韩陵山一眼道:“你呀,没当过太监,怎么会知道太监的好处呢?”

韩陵山打了一个冷颤道:“太恶心了。”

钱恒宝恢复了平日的样子淡淡的道:“只要能杀了曹化淳我真的不介意挨上那么一刀。”

韩陵山摇头道:“不值得,一头垂暮老狗罢了。”

“就是这头老狗差点促成全天下攻我蓝田这样的大事。”

韩陵山笑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如今,我们大势已成,县尊布局天下也已经三年了,在我们绝对的力量面前,区区阴谋诡计上不了台面。”

钱恒宝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理,不过呢,你还是先写一封信跟县尊解释一下你多了一儿一女的事情,另外,县尊一直希望你们娶他妹子,你弄了一个年纪比你大的女人算怎么回事?”

韩陵山大笑道:“这世道,一觉醒来就会有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我实在是猝不及防啊,不过,我宁愿娶这个年纪比我大的女人,也不娶县尊的妹子,这一点一定要说清楚。”

钱恒宝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不过你要小心钱多多,她最近已经把县尊的妹子嫁出去了七个之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